中国文化不鼓励创新

作者:综合办 时间:2014-03-28 13:45:46
文/长河实业董事长  高鸿鹏

 
       长河实业董事长高鸿鹏面对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菲尔普斯和罗马俱乐部主席魏伯乐提出的问题,做出回答。他认为,亚洲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中,人的思想观念成为自主创新的主要障碍。
今年,应博鳌观察之邀,多位世界知名经济学家与中国企业家继续参与2014年度“六问”活动(详情)。学者提出的视野开阔的问题,交由经营一线的企业家来回答;一问一答间,给读者带去理论与实践比照的价值。


       长河实业董事长高鸿鹏(详情)对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菲尔普斯和罗马俱乐部主席魏伯乐提出的问题做出了以下回答:

       思想观念成为自主创新的主要障碍

       问:一些人认为,可以通过西进,即企业内迁,在内陆地区建设新工厂并调配人力来实现持续的高速增长。您是否认为这个战略足以实现亚洲的雄心壮志?

       答:西进,即企业内迁,企业将面临很多挑战,交通成本、劳动力素质、社会观念等等的制约,绝不是西进就可以实现亚洲的雄心壮志。

       产业迁徙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任何区域放在全球环境下评估,均可以从比较优势中,发现自身禀赋优势。不断寻找适合而转移新工厂,具有自身的客观合理性。

       但是,要实现亚洲的雄心壮志,为全球经济增长做出贡献,单凭西进、企业内迁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在思想解放,制度创新、人才培养与科技进步等方面协同推进。如,提高劳动生产率。未来发展,新的信息技术与可替代能源的结合,将影响世界发展格局,亚洲要在新的信息技术、可替代能源、宇宙空间技术、生物基因与教育等领域领先一步。

       问:许多经济学家,特别是西方经济学家认为必须努力提高自身经济中的创新率。在亚洲企业界领袖们的心目中,推动亚洲自主创新的主要障碍是什么?是在政府层面?资金层面?是企业家不愿投身于这样的项目?是担心失败的风险?还是亚洲人不愿意标新立异,去尝试不同的路径?

       答:亚洲企业领袖对亚洲自主创新的主要障碍是什么,看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亚洲更需要建立符合商业规律的科技转化机制。亚洲各个国家应该与时俱进地做好制度创新,解放思想、解放生产力,释放全社会创新的活力。

       长河实业看来,自主创新的障碍并非环境,而是主观因素,是内因,是人的思想观念。可以肯定地说,自主创新的障碍不在政府层面,也不在资金层面,不是企业家不愿意投身于创新项目,也不是担心失败风险,更不是亚洲人不愿意标新立异,去尝试不同的路径。

       而在于,亚洲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不鼓励创新,因此人的思想观念成为自主创新的主要障碍。

       实体经济与投机经济应是互补关系

       问:您认为是否可能用立法或非正式协议来支持长期视角的思考,从而与在英美商界流行的短期视角的“季度报告”相抗衡?

       答:应该是与英美商界流行的短期视角的“季度报告”互补。如果用立法或非正式协议来支持长期视角的思考,具有稳定市场预期价值,可以让市场稳定,避免发生震荡,就很有必要这样做。但是,仅仅用立法或非正式协议来支持长期视角的思考,会丧失短期的、灵活的时效性,那么英美商界流行的短期视角的“季度报告”将是有益补充。

       对英美商界流行的短期视角的“季度报告”来说,立法或非正式协议来支持长期视角的思考也是有益补充。

       我们的决策与行为没有绝对完美,但我们可以让其更好、更趋完美。

       问:您认为是否有可能重新整顿金融市场,从而加强实体经济,以对抗强大的投机经济?
答:完全有可能重新整顿金融市场,前提是我们是否真正理解金融市场运行规律,是否能够真正达成共识。

       关于加强实体经济,对抗强大的投机经济的问题,我们以为需要重新建立世界观,反思是否实体经济要对抗投机经济,双方更应该是互补关系。从历史来看,该消亡的必然消亡,不要试图挽救,顺其自然。更应该关注的是,投机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互动互益,将会有什么新生事物发生。